信息公开 监督曝光 纪律审查 资料库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首页>廉政教育>警钟长鸣  
破碎的“黑金”梦——乌海市煤管系统干部索贿受贿腐败窝案剖析
日期: 2015-10-08  来源:  作者:

  

  2011年5月,乌海市纪委和乌海市人民检察院对署名举报海勃湾区骆驼山煤矿多名股东,涉嫌向市区两级煤炭行业监管部门领导及工作人员行贿的问题进行了联合查办。经调查,该案件涉案数额巨大,人员众多,是一起典型的重要领域、关键岗位领导干部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索贿受贿的案件,是一起典型的“位低权重”、“小官大贪”的腐败案件,是一起典型的资源监管要害部门窝案串案。

  栗俊清,乌海市海勃湾区经济和信息化局原局长,中共党员。其在担任海勃湾区煤管局局长期间,受贿19万元;利用职务影响,谋取私利400万元。2012年4月1日,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2012年6月6日,乌海市监察局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郭文利,乌海市海勃湾区煤管局原局长,中共党员。在担任海勃湾区煤管局副局长、局长期间索贿受贿24.4万元。2012年3月9日,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2012年6月6日,乌海市纪委监察局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吕智山,乌海市煤管局原副局长,民建会员。在担任乌海市煤管局副局长期间,受贿8万元。2012年12月27日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零六个月。2012年6月6日,乌海市监察局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处分决定通报乌海市民建委员会。

  张小库,乌海市煤管局安检科原科长,中共党员。在担任乌海市煤管局安检科科长期间,受贿6.5万元。2012年12月18日,乌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2012年6月6日,乌海市纪委监察局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梁海兴,乌海市海勃湾区煤管局原副局长,中共党员,在担任乌海市煤炭局安检科科长、海勃湾区煤管局安监办主任和副局长期间,受贿2.2万元。2011年11月22日,乌达区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2012年7月18日,海勃湾区纪委监察局给予其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铁木尔、赵凯等8名相关工作人员也受到了党政纪处分。

  官商勾结,权钱交易,

  严重扰乱了地区经济秩序

  乌海作为一个煤炭资源富集的地区,随着近些年煤炭价格的飙升,煤炭开采成了众人眼中的一块“肥肉”。特别是在前几年煤炭市场供不应求的大背景下,一些煤企老板为了扩大产量、加快生产,想方设法规避监管,抱着花钱办事的思想,紧盯煤炭监管行业领导干部,托人情、拉关系,用各种手段腐蚀党员领导干部。煤管部门的一些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抓住煤企老板牟利至上的心态,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利用职务便利和手中权力,吃拿卡要,索贿受贿,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正是煤管部门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在一次次的收钱中,践踏着法律的尊严和道德操守的底线,使得煤企老板误认为监管干部手中的权力可以像商品一样购买交换,于是胆大妄为,大肆行贿。骆驼山某煤矿企业仅仅1年零2个月,就向煤管部门的领导干部和工作人员行贿40多次,行贿的名目众多,有的以礼尚往来送,有的以辛苦费、验收费送,有的以股东开会集体研究“民主决策”送。“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在巨额金钱诱惑下,一些立场不坚定的干部甘当非法矿主的“保护伞”,监管者与被监管者沆瀣一气,结成了“黑色利益”腐败网,使一些煤企老板在越界开采、提前试运转、技改验收、安全生产等重大事项的检查监管中屡屡得利。监管的不力,一方面使煤炭企业不按要求技改整顿,人为地缩短了资源的开采年限,造成了煤炭资源的严重浪费;另一方面,非法开采对正规的煤炭生产企业造成巨大冲击,破坏和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

  顶风违纪,群腐群贪,

  严重败坏了政府部门的形象

  栗俊清等违纪违法案件始于2007年,集中发生在2008年到2011年前后,这期间中纪委监察部曾就党政领导干部投资入股煤矿问题进行过专项整治。但是,栗俊清等却对中央的要求置若罔闻。就在2008年底,栗俊清仍利用煤管局长的职务便利和影响,在海勃湾区煤管局监管的煤矿区域内,以60万元低价从煤企老板乔某手中获得5万平米煤田灭火工程。就是这象征性的60万元栗俊清也不愿自己负担,而是开动脑筋,借鸡下蛋。栗俊清联系朋友朱某,让朱某垫付40万元,自己支付20万元。2011年1月,栗俊清将自己所谓的煤矿灭火工程委托朱某以460万元的高价出售,轻松渔利400万元。至此,栗俊清以极低的成本,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20万元到400万元的成功投资。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在煤管部门形成一个怪现象,工作人员检查工作,除了发现问题,还伺机创造寻租机会。普通干部吃拿卡要,总要给分管局长意思意思,而分管局长下去检查工作设置“吃口”也要给局长捎上一份厚礼。“眼睛一旦盯住金钱,心灵便会失去纯洁”,郭文利以副局长身份检查工作,几次向煤矿明说或暗示:要想过关,还要给管我的大局长打点,贪婪之心昭然天下。栗俊清担任局长时所受的贿赂,好多是郭文利从中穿针引线。最终海勃湾区煤管局前后两任局长“前腐后继”,双双落网。栗俊清等严重违纪违法行为,表现出十分明显的团伙作案和群贪群腐特征,可谓是“查处一人牵出一串,查办一案挖出一窝”,影响极其恶劣,严重败坏了政府部门的形象,在人民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贪婪成性,主动索贿,

  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

  乌海市煤炭企业的投资主体以私营为主,部分企业自身经济实力有限,改善生产条件困难,技术装备水平普遍较低,投机性较强。为获取巨额利润,煤矿企业不是将更多资金投入安全生产,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寻求监管保护,加大对市区煤矿监管人员的行贿力度上,往往单笔行贿金额超过数万元甚至数十万元。煤管部门干部利用手握的监管权、执法权、处罚权等直接掌控着煤矿主的切身利益,认为逢年过节、检查验收,收受煤矿主“红包”是辛苦所得,比起煤企老板的暴利算不上什么,往往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人无廉耻,百事可为”,郭文利担任局长后,充分总结了栗俊清及自己捞钱的“经验”,把捞钱演绎的淋漓尽致,不但受贿还主动索贿,甚至约定期权受贿,用煤企老板的话说“郭文利的胃口很大。”2008年4月份,郭文利在检查中发现某煤矿企业存在违规开采,随即口头要求停产整改。该矿时任董事长吴某当场与郭文利协商允许煤矿违规开采的条件,郭文利说要摆平此事煤矿每月要给他50万元,后经讨价还价,郭文利同意每月给他15万元,还得给栗俊清20万元,就不再追究此事。第二天,吴某就到郭文利办公室送上5万元。后因煤矿转卖,吴某感觉获利较少就没有兑现约定,郭文利竟打电话又索要了5万元才罢休。“人见利而不见其害必贪,鱼见食而不见其钩必亡”。干部一旦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变成权钱交易的工具,迟早会走向毁灭,事实正是如此。

  栗俊清、郭文利等人由于信仰上的缺失、思想上的颓废,逐渐迷失了自我,背弃了共产党人的理想和追求。“善恶之间,一念之差;高墙内外,一步之遥”。贪污腐败现象在他们所领导的煤管系统干部中泛滥,所谓的“礼尚往来”、“不给钱不办事,收了钱乱办事”等“潜规则”成为常态。煤管系统腐败窝案的沉痛教训再次警示我们,在新形势下,广大党员领导干部要在思想上始终清醒、政治上始终坚定、作风上始终务实,在各种诱惑面前眼不红、手不痒、心不动,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为物累,不为名惑,不为利迷,不为欲诱,思想上筑牢防线、行动上严格约束,防止被糖衣炮弹击倒,最终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从栗俊清等腐败经历可以看出,他们并非一夜之间变成巨贪,其腐化堕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经历了多次由小贪到大贪,最后才变成巨贪的过程。在他们以权谋私的过程中,不可能不露尾巴,不可能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然而,监督层面没有给予有力的监督和训诫,诸多监督机构集体哑语失灵,导致了栗俊清等对权利的滥用。这一方面反映了当前的腐败分子伪装的越来越深,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我们的一些党组织在党员领导干部日常教育管理和监督上还不够有力。古人云:“贿随权集”。涉煤、涉矿领域的基层干部,虽然级别不高,但直接接触、管辖着煤矿,掌握着检查权、处罚权、管理权,他们每次稍微“高抬贵手”,就能给矿主带来乘数效应的巨额利润。因此,建立和完善对党员干部的有效监督与管理机制,对于预防和治理腐败至关重要。必须发挥监督的整体合力,要在“管”字上给力,与群众监督“同步”,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管理,才能让领导干部实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才能把对权力有效监督制约之网,撒向权力行使的每个角落和各个环节。

  栗俊清等因为欲望过度、信念丧失、过于看重金钱才导致心理失衡,没有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碰了法纪的“红线”、超了道德的“底线”、越了人生的“安全线”,带坏了班子、带散了队伍,不仅葬送了自己,也毁了一批干部。

  “舟必漏而后入水,土必湿而后生苔”。栗俊清等走上严重违纪违法道路,缘于其法纪观念淡薄,守法意识淡化,缺乏自律意识。栗俊清案件告诉我们一个朴素的道理:不设防线的堤坝必溃无疑,不设防线的城堡必破无疑;不设防线的干部必腐无疑。

 

©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内蒙古自治区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蒙 ICP备 14000612号

技术支持: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蒙公网安备
15062102000130号